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

阅读:0
听报道

2023年花园留影合集之八:6月2日至14日。

6月2日,矮牵牛开花。矮牵牛在英国的园艺中心一般就只叫做Petunia,其实这是它的属名,中文叫“碧冬茄”。矮牵牛有许多品种,花色各异。我们今年买的是6株最普通的单色矮牵牛,阳光之下,花瓣有薄如蝉翼的剔透感。我们买的是“混合色组合”,也就是每一株的颜色可能不同,奇怪的是,似乎同一株植物开出的花颜色也不一样,有人说矮牵牛花的颜色在开放的不同时期会有变化,不知道是不是能用来解释这个现象。

Petunia

 

6月2日,铁线莲“如梦”。今年花园里开放的第二种铁线莲,开单瓣大朵的粉色花。今年开花的情形看起来不错,不过长势稍差,过去一两年整株植物能长2米多高,今年才长了1米多高。这种铁线莲的英文品种名Hagley Hybrid,中文名似乎是“如梦”,看不出和英文名有什么关系。

Clematis Hagley Hybrid

 

6月3日,日中花开放。日中花(Midday flower)有这个名字是因为这一类花刚被发现时,都是在日中开放,黄昏时收拢。所以当时的学名是Mesenbrianthemum,即用希腊语的“中午”和“花朵”组合起来,后来发现这类花中也有晚上开放的,于是改名为Mesembryanthemum,意为“花蕊在中心的花”。不过我觉得还是俗名日中花贴切。花瓣有各种颜色,花蕊中有个五星。中午好几株一起开放时,煞是好看。

Mesembryanthemum Midday flower

 

6月12日,甜脆豆。这批甜脆豆(Sugar snap pea)是种在玻璃暖房里的,长得很快。上个星期外出了几天,出门前看到豆荚刚长出来,回来之后发现已经可以收获一批了。品种是英国很常见的Delikett。

Sugar snap peas

 

6月12日,黄色荷兰鸢尾花。花园里荷兰鸢尾花大部分是这种黄白相间的花色,今年开出了好多,很有气势。白色的只开了一朵。

Dutch iris

 

6月12日,玫瑰“金色庆典”。花园里的树形玫瑰“金色庆典”(Golden Celebration)的开放季来临了,花瓣盛开时是杏黄色的,待放时颜色更深一些。很喜欢玫瑰含苞待放的样子。

Rose Golden Celebration

 

6月12日,大花葱“紫色感觉”。这株大花葱(学名allium hollandicum)是上次送错了番红花球茎的商家作为补偿送给我的,品种是“紫色感觉”(Purple Sensation)。送了10多个球茎,可是只有一株开了花,如果开成一片会更好看。

Allium hollandicum Purple Sensation


 

6月12日,花韭。今年买了10个花韭的球茎,结果只有几株长了出来,只开了一朵花,很有气质的样子,倒是符合它的英语俗名“春之星”(Spring Starflower)的意思,学名是Ipheion uniflorum。正常情况下应该是一大片。

Spring Starflower Ipheion uniflorum

 

6月14日,红花除虫菊。红花除虫菊的英文名是“彩绘雏菊”(Painted Daisy),比中文名好听多了,我猜“彩绘”是指花瓣颜色的艳丽。这个开艳红色花的品种叫“罗宾逊红”(Robinson's Red)。中文名来自这种植物分泌的一种酯:除虫菊酯(pyrethrin),对昆虫有毒。同时因为它的花蕊大、花粉多,比较招蜜蜂,但是似乎不会伤害蜜蜂,可能是除虫菊酯的含量并不高。

Tanacetum coccineum Robinson's Red

 

6月14日,非洲玉米百合。几个星期前,花园里长出了一种奇怪的植物,在细长的叶子包围下,长出高挑的花茎,顶端是一串红黄两色的花苞,开放之后的花瓣是白色的,背后带红色条纹,花芯处是深紫色,衬出明亮的黄色花蕊。用植物识别网站查才知道它们的名字是“斑点非洲玉米百合”(Spotted African Corn Lily),我这当然是直译,可能有其他的名字。它们属于小鸢尾属(Ixia)。可是它们是从哪儿来的呢?这种植物园艺中心有,是以球根方式出售,我们肯定没有买过。只能推断是来花园觅食的动物从别的地方带来的种子,偶尔落在地上,竟然生根长大开花了。

Ixia Spotted African Corn Lily

 

花园留影2023合集一:2022年12月-2023年3月2日

2023花园留影合集二:3月5日至26日

2023花园留影合集三:3月26日至4月8日

2023花园留影合集四:4月8日至19日

2023花园留影合集五:4月19日至5月5日

2023花园留影合集六:5月5日至16日

2023花园留影合集七:5月16日至29日

 

话题:



0

推荐

吕品

吕品

282篇文章 7天前更新

独立撰稿人、《经济观察网》特约记者。曾任《卫报》(Guardian)编辑。自认十多年的科研训练让我受益匪浅。

文章